てのこ

不是手指甲是手残

【授翻】オレの股間におとめのキッスが効かないわけがない

不行这篇我一定要推一圈。妈的笑死我了hhhhhhh看肉笑到不能自已hhhhhhh hhhh(疯狂捶地

半宵:

原地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673234
作者:ゆで☆たまこ


  断断续续翻了一个多礼拜总算搞定啦!
  一辆丰盛的校车!会有一点壮普(没到本垒),但从感情上来说只有诺普,雷者肾点!
  诺普两个人大概是互相有点意思但都处于未觉醒状态,感谢壮壮的助攻hhh
  前面的部分大概就是“好不容易变成○○就让兄弟们先爽爽呗~”(ry


  猴急的壮壮,童贞王子以及不知道在想啥的麻麻。
  壮壮是贯穿全篇的灵魂人物!又心疼又好笑hhh
  翻的时候几次差点笑到昏古七,希望能表达出原作万分之一的幽默qwq
  喜欢的话请一定要去P站给太太点赞XD太太还有另一篇all普的也带感极了!!!(性奋


标题大意:少女之吻居然对我的胯下不起作用!?


作者的简介:
  普隆普特工口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让人忍不住想要对他酱酱酿酿!多亏了有他在我才能通关游戏,但是后面的冲击性展开让人简直没办法好好写愉快的小黄文,心都要碎了。
  普隆普特的重要部位并非女体化而是蛙化(很方便的801穴),诺克特看了根本把持不住的故事。
  有普隆普特总受倾向的描写,但只有诺克特进去了哦。
  有伊格尼斯麻麻和鸡动的大猩猩相关描写(*´∀`)
  我很喜欢格拉迪奥的!鸡动的大猩猩是在称赞他!


正文点这里

【文字RPG】All Hallows[魂源设定]

前言:hihi大家好~这次是源藏的文字rpg~

因为脑洞有点大就准备用连载的方式更啦!【希望在万圣节的时候能更完所有endwww】

规则写在最后~祝大家游玩愉快

————————————————————————

记忆对于鬼魂而言是什么呢?他们依存记忆而存在于此,却无时无刻不在忘却。

 

 

源氏睁开眼睛的时候还并未意识到自己已非肉身。他立于兄长的房间中央,好奇地打量着这间和室里简单的装潢。他不曾记得岛田家宅中有这样的房间,但是父亲和兄长在其中埋藏了许多秘密,这或许只是他未曾挖掘出的一个。

 

“咔哒”

 

半蔵推门进来,身上带着点雨水的味道。他随手将伞扔在门口的角落里,径直走去厨房接了杯水喝了起来。源氏苦笑着看了眼难得邋遢的兄长,对方没有理他,只是自顾自地将那杯水仰头喝了个见底,些许漏出来的水划过半蔵的胡子,留下一串细小的水珠,再被他用衣袖拭去。喝完了水的半蔵心情也不见好转,源氏不想去招惹明显心情不好的兄长,缩着肩膀快速通过厨房门口,打算将半蔵乱丢在门口的伞好好放进伞筒里。

 

——手就这么穿过深蓝的折伞,只捞到一把雨水的冰凉。

 

源氏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忽然地回忆起“自己已经死了”这样谈不上记忆的事实。

 

啊,原来我已经死了啊。源氏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手指间传来毛发柔软的触感。看来虽然不能触碰实体,但是身为灵体的自己的头发还是能碰到的啊。有点好奇手穿过头发是什么样的感觉,源氏不怀好意的盯着半藏没有束起的垂在肩头的头发。

手就这样穿过半藏掺白的头发,无所谓顺滑抑或柔软的触感,只在掌心留下一丝暖暖的痒意。这新鲜的感觉让源氏忍不住又摸了一把。
就在源氏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半藏忽然冷冷地看向他的方向。要不是他已经没有脚了,现在已经被惊得跳了起来。

他怎么这么傻!虽然他死了触碰不到东西,但不代表半藏看不见他啊!而且没准就是半藏把他招出来的,想到刚刚犯蠢的动作全被哥哥看在眼里,源氏尴尬得巴不得立地成佛。

“对不起,哥,那个,我,刚刚——”

半藏向源氏的方向迈开了腿,还沾着水光的饱满唇瓣离得越来越近,源氏紧张地闭上了眼睛。

一阵蔓延全身的痒意。再睁眼的时候半藏已经不在眼前了,源氏慌忙回头寻找那个身影,只见半藏拿起了放在墙角的弓,坐在矮桌前保养了起来。

源氏摸不透年长兄弟的内心,只好先乖乖地跟着在矮桌旁坐下,偷偷打量着半藏的脸。

半藏老了许多,源氏觉得自己上次看到半藏的时候,他还是一头乌黑的长发,眉宇间的沟壑倒是不曾变浅,整个人像一柄快要折断的利刃,脆弱而伤人。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半藏快要哭出来似的脸。他何时见过兄长哭泣?母亲去世时哭得稀里哗啦的也只有他源氏而已。是因为父亲去世了吗?还是因为自己死掉了呢?岛田源氏的死能让半藏露出这样的表情的话。。。
喉间仿佛梗了什么东西似的堵得源氏有些难受,如果再
继续想下去的话好像有什么东西就会改变,源氏慌忙止住了思绪,求救似的闷闷地唤半藏“哥”。

而半藏却置若罔闻,手上维护弓的动作甚至没有一丝停顿。
“哥!”源氏的声音里带了一丝慌张。他伸手在半藏的眼前晃了晃,半藏没有任何反应。
“。。。什么啊。。。哥原来看不见我吗。。。”源氏苦笑了两声。太好了,刚刚犯傻的事情没有被半藏看见。

虽然自我安慰说不管怎么胡作非为都不用担心被哥哥看见,但源氏却再提不起兴致,就缩在矮桌边看着半藏,直到静谧的时光携着困意将他包裹。

 

惊醒源氏的是弥漫全身的一阵痒意,他慌张地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半蔵的半截手臂,穿过他的脑袋将金色的发带放在矮桌上。与半蔵的肉身重合的感觉有点尴尬,源氏赶紧飘到了一旁。

 

半蔵打开壁橱,拿出一身素白的单衣,看来是打算去洗澡,源氏忍不住往没有关紧的壁橱里看了一眼,想看看兄长有没有在壁橱里藏一些小黄书什么的,看来看去倒是没看见什么书,只有一份棕色的档案袋被藏在壁橱的最深处。

 

眼下半蔵已经走进了浴室,要想不被他撞见什么灵异事件的发生也就只有他沐浴的这段时间了,比起偷看哥哥洗澡,源氏更加想知道这份档案里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tbc】

——————————————————————————————

嘛~玩过我之前那个R76文字RPG的同学估计已经知道套路了wwww

总之在文中有埋藏选择支wwww

这次连载的一周目剧情走向就交给大家选择~我尽量日更吧www

有选择的地方有超链接,决定选择这个选项的话,请在那个页面点个红心我好统计owo

如果哪边都不超过半数的话就走正文自然延伸的路线。

大概就是这样~

祝大家玩得开心哦!

ps。为了公平和游戏性不要关注我的子站啦【闭眼】qaq

[OW|R76]Jack the Reaper II(NC-22)

哇我这篇居然写了第二章!!!

而且我好好的开车啦!!!


额上车前须知,虽然这次没玩LTWYL的歌词,但是预警依旧。

友谊的小狗在这,大家随意开火吧!!!


——————————

以及关于这篇文章一些东西。

因为第一章非常的意识流,我担心大家都没看懂。

就是莫里森和莱耶斯热恋期的时候,麦克雷提议莱耶斯把莫里森灌醉了来一炮。结果喝了酒的莫里森有着严重的暴力倾向和破坏欲望,把措手不及的莱耶斯打得快挂了,天使把他医好了之后莱耶斯因为那次伤害出现幻痛,依赖止痛剂而且上瘾,而且变成了杀人狂(在没药吃的时候)。


他们可以说是一边伤害的对方一边又想要拯救对方,在我这篇里分割他们的是一场事故,他们本应如故,只是疼痛不允许。


【虽然说得那么BE,但是我竟然脑出了个HE】【不可思E】

这篇是关于莱耶斯的救赎。

如果没有被主催打死可能会有莫里森那边的续篇。

[OW|R76]Jack the Reaper(可能NC17都不止啦)

我连另一篇意识流大刀都放出来了,我无所畏惧了。


死吧,死吧,死吧,友谊的小狗!

额话是这么说还是得预警一下的。

暴力有,私设如山,ooc也有】

给你们配个bgm:love the way you lie

【part1、2都不错,可以开个歌单循环下这两首】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我写这篇的时候就是这么干的】


简单来说,酒鬼暴力狂莫里森和药瘾杀人魔莱耶斯的故事【顶锅盖跑走】


忘记说了斜体字是歌词



珍爱生命远离酒精,万一喝醉了打人呢【微笑】

安利一发奶啤好好喝,而且好像还不含酒精【好像】【啥】



 

[OW|源藏]岛田Split personality

【虽然有车,但是在修】

私设有。ooc也有。

私设的原因,弟弟君是百分百机械身体。

关于标题:Split personality:人格分裂症


——————————————————————————

00
岛田源氏仿佛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不曾活着亦不曾死去。

03

箭矢呼啸着将樱花柔嫩的花瓣钉入青年俊俏的眉间,将那人微笑的面容打成万千尖锐的碎片,一片片刺入半藏的脑中。

岛田半藏急喘着从梦中清醒。又一次。

他胞弟的面罩闪烁着绿光,冰冷的机械双臂将他圈得更紧。有些生硬的电子音从源氏的发声器中传出:“又做噩梦了吗?哥。”
抱住他的智械扳过他的肩向他索吻,他攀着对方大约在人类肩胛骨位置的一块硬板,用炽热的唇舌温暖对方面罩上冰冷的铁块,源氏在他这么做的时候像是逗弄小猫一般摩挲着半藏的鬓角。半藏就在这样的抚摸下再次坠入梦乡。
04
岛田半藏究竟是如何杀死岛田源氏的呢?

记忆本能地逃避着回答这个问题。于是梦魇趁虚而入,夺下话筒对着镜头大放厥词。
今天的半藏用弓从后面死死地扼住源氏的咽喉,他的弟弟痛苦地挣扎,用肘击断他的几根肋骨,伸出口腔的舌头让他想起嗷嗷待哺的雀鸟。他在弟弟狰狞地死去之时才敢凑近亲吻他的嘴角。胸口高鸣的剧痛让他再次睁开眼睛。

噩梦的问题纠缠了他很久,在他跟着源氏加入守望先锋的时候变本加厉。他不得不求助于曾经救助过源氏的齐格勒医生,半藏觉得至少她值得信赖。

“谢谢。”从金发的女性手中接过装有白色药片的纸袋。
“这不一定有效,你的失眠症状是心源性的。”安吉拉将落到眼前的头发撩至耳后,“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和我聊聊如何?”虽然我没有心理医生执照。安吉拉笑着耸了耸肩,有点俏皮的动作让她看上去年轻了几岁。
“源氏他...”半藏犹豫再三,“你救他的时候,他已经成了什么模样?”
最明白不过的该是他自己,半藏心里清楚,他此生最大的罪孽不该被遗忘、也不能被遗忘,但是他的记忆不由自主地逃避,被罪恶感夜夜举着警棍追捕。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源氏是——”
“哥。”他们所谈论的主角突然出现在窗口,“你们在谈论我的事吗?”源氏的眼灯看着安吉拉,房间里有些昏暗的照明让半藏觉得弟弟的眼灯有几分威胁的神色。“哥有什么想知道的直接问我就好了嘛!是吧?哥。”
“没什么,源氏。”他只能苦笑。任源氏成为他的病因、他的解药。天使给他的药片被源氏扔到了垃圾箱里,他们都知道这毫无用处。

06
半藏鲜少被认为与源氏相像。

至少还在花村的时候如此,但守望先锋的特工不这么认为。
“很像。”莉娜飞快地吃了一口她的炒蛋,然后用手指在脸上比划,“眼睛鼻子的部分,很像的。”还是说你们都是一副典型的日本人的面孔?穿越时空的特工橙色护目镜下的眼睛眯成一弯新月。
这些话语在半藏心里升腾起一股暖意,就像冬天坐在花村的回廊里捧着源氏沏好的茶啜饮。就算与源氏分离至此也还是有所相连,他找寻着镜中胞弟的残影,开始思考要不要把头发剪短再染成绿色。

“哥,别。”他的弟弟在听了他的想法后难得慌张,“真的,求你了,别。这太羞耻了。”而且,你不需要变成第二个源氏。
你只是岛田半藏,只有这样岛田源氏做的一切才有意义。

05
禅塔雅觉得岛田兄弟的曾经的思想都太过极端,就像一个面团被拉伸至极致。
他们曾经被扯断分离,如今却又被揉在一起。
现在岛田源氏深深地嵌在半藏的身体里。
【待修车】


01
从一开始就不存在的究竟是谁呢?

08
“源氏。”齐格勒博士看着躺在台子上接受检查的智械,“出于道德和原则,我不得不将你关闭。”
源氏躺在那里,无法应答。

他只感觉到黑暗,除了他以外只有黑暗。半蔵不在这片黑暗之中。这大概是源氏此生最大的噩梦,他蜷缩在黑暗冰冷的雨里,等待闪电带来光明和死亡。

半藏则无法接受。他举弓瞄准天使的眉心,捏住箭尾的手愤怒地颤抖。
“把源氏还给我。”
“你根本就没有死去。我不能克隆一个活着的人。”
“什么意思。”
“我在做记忆备份之前就和你讲得很清楚了,源氏。”

岛田半藏的三十几载人生没有记忆的空缺。理应是这样的。即使他和弟弟在一起的那些曾经鲜明无比的回忆开始褪色。
但他依旧记得很多事情。
他依旧记得岛田源氏。


09
“原谅我,源氏。”
源氏绿晃晃的目灯微微照亮半藏染血的脸。

兄长,你从始至终都没有做任何需要我原谅的事。

 

02

半蔵曾经与源氏不和。确切的说,曾经两度与源氏水火不容。

第一次最后他们和好。而第二次他杀了他。

 

在源氏最熊的时代,他剪了半蔵的头发。他不是没想过半蔵会为此发火,但是没想到半蔵为此发了这么大的火。他的兄长气得浑身发抖,刚刚被胡乱剪短的发尾都轻轻颤动,但是没一会儿,半蔵松开了捏紧的拳头,源氏惊喜地以为他气消了。

但是这之后一个月半蔵都再没理过源氏。

 

源氏在此期间试过无数种办法希望引起兄长的注意——他甚至又剪了一次半蔵的头发——但是都完全没有效果,甚至有些引来了反效果。源氏发现自己越来越难以找到半蔵,他的兄长竟然为了避开他翘掉了他最喜欢的弓术训练,而想要借此找半蔵说话的源氏就被严厉的弓术老师逮了个正着。

 

在很久以后源氏偶尔还是会胡思乱想,如果多年前的那夜没有下着雷雨的话,半蔵是否会就这么从他的世界里消失,只留下他一个人在冰冷的雨里。

 

即使多年之后,半蔵还是舍弃了他。

 

 

从源氏有记忆开始,半蔵就在他身旁。温柔的哥哥应该是期待着他的降生的,只有这个人对源氏一心一意的好。母亲总是哭泣着,父亲冷漠而威严,下人们总是带着一副奇怪的表情看着他们兄弟。只有半蔵一直对他笑着。

源氏记仇,也记好。所以源氏不管什么都想跟半蔵分享,像是他爬上花村里最高的树,娃娃机里抓到的洋葱小鱿,日益精湛的剑术,想要和哥哥做|爱。

到这项为止,每一项半蔵都欣然接受他的分享。即便如此源氏还是觉得他与半蔵渐行渐远。他与半蔵的差别日益明显,那些以前暧昧不清的相似之处,就像新年时被家丁大扫除一番的仓库,混在一起的东西被分得清清楚楚,源氏的归源氏,而半蔵的归半蔵。

 

属于半蔵的部分应该被拭净灰尘,摆在展物台上。于是他的哥哥就这样被好看的玻璃罩起来,打上明亮的灯光。源氏沾满灰尘的手还没碰到那个罩子,就被狠狠拍下。

 

有什么办法呢?属于源氏的部分就应该被分类装进塑料袋里,在规定的日子里放到宅子外头的回收处里。

 

 

 

07

“哥,你有没有想过,”源氏约半蔵在屋顶喝酒,月亮映进盛着佳酿的杯盏里头,“如果当时死掉的是你的话,会怎么样。”

“是啊,”半蔵仰头将杯中的明月一饮而尽,源氏立刻为他斟酒,“如果死的是我的话,你就自由了。”

源氏只是笑笑,不置可否。

 

源氏此生最大的噩梦是源于半蔵。

而他自己也成为纠缠半蔵一生的梦魇。

 

源氏并不能喝酒,所以最后半蔵喝掉了整盅。

“要是一开始死的就是我的话就好了。”微醺的红霞飞上他的脸颊。

 

明亮的圆月自始至终停留在源氏的杯盏中,哪里都没有去。

 

 

 

10

岛田半蔵经历了两次源氏的死亡。

 

尽管对岛田源氏来说他从未死去。

 

 -END-

---------------------------------------------------------


 【在群里说脑洞的时候被说是40米斩舰刀】

【然而写的时候我都好困哦】

【序号是时间轴】

[OW|R76]Be Quiet【HE1】

把HE1写完啦~

HE2我在看看吧【可能就没有惹】【你】

开车啦!!!

这边是车窗。从窗户进去可是会飞出去的,请好好的走正门哦!wwww


祝各位游玩愉快。

一个提示。不可描述前,要先洗个澡,这是规定。


大家看到那个。走左边的路了吗
点它。
祝游玩愉快

[R76七夕贺]Be Quiet【纯文字RPG】

大家好这里是手残~

萌上R76的第一个七夕就稿了个大的我超兴奋的!!

这边是做了一个用lof自带超链接做的纯文字rpg【大概叫这个】

大家请答应我一定要从头开始玩!

内含一句话的双飞组和5句不到的锤DJ

部分线路有角色死亡

【车熄火了之后补】

ok?

那么!走起!!

点我开始!

结局一共有一个TE。一个WE。和4个BE还有一个HE车(当心飞出去)

如果你卡关了。

看我发的下一篇w是攻略(点进头像看

喜欢的话在正门上按个心呗>w0

爱你们~

[UL|里斯]莹莹火光

前辈的生日企划,各个世界线上不同职业不同身份的里斯前辈!

这里是文组【消防员】~

企划地址:http://nyakomiaozi.wix.com/rieszbirthday2016

【粮超好吃!!!!】

前辈生日快乐!!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咯!

====================================

  莹莹火光

 

微弱的火光在细细的蜡烛上轻轻跳动,一副随时就会熄灭的无害的模样。

“老哥你愿望还没许完啊,我都想吃蛋糕了。”希拉里不耐烦地咬起了吃蛋糕用的叉子。

“啊抱歉,刚刚走神了一下下,现在立刻许愿哦。”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向天上的父母,和不知是否存在的神灵,许下今年的愿望。

希望今年也能平安度过。

要是当时,我许的也是这个愿望就好了呢。每年的这个时候,里斯都会不禁这样想。虽然里斯清楚地记得那起火灾的起因,但是仍控制不住地反复做着生日蜡烛点燃那个家的噩梦。
失去父母的确寂寞而悲伤,但是里斯对现在的生活没有丝毫的怨言。只要大家都平安无事就好了,祈祷着妹妹和同事们都能健康快乐,里斯吹灭了蜡烛。希拉里喉中发出一声快乐的欢呼,跑去打开了日光灯。
和妹妹一起享用的蛋糕十分的美味,但是7寸的蛋糕对两个人来说未免也太多了,剩下的大半个蛋糕被放进了冰箱里当作这几天的点心。
“不带一点到学校去吗?”里斯熟练地将刚刚炸好的肉丸放进希拉的便当盒里。
“不了,好麻烦。”吃完早饭的希拉里将餐盘放进水槽,又晃到哥哥身边从滤油纸上捏起一个丸子,“好烫!”她左右手交替着接住滚烫的丸子,在兄长无可奈何的宠溺眼神中将好不容易变凉了一点的丸子塞进嘴里。
“小心里面烫哦。”
被里斯抓着手塞到冰凉的水流下时希拉微微咬开了炸丸子酥脆的外皮。是有点烫,希拉呼出一口热气,但是很好吃。她忍不住向另一个肉丸伸出了手,却被里斯残忍的打掉。

“不行,”里斯坚定的表情被妹妹时不时瞧一眼肉丸的馋猫样所软化,“不过我可以往你明天的便当里再加一个。”

“耶——”

 

第二天的里斯起得和昨天一样早,但是希拉里就和前天或是更前一天一样还沉浸在不知名的梦里,看了一眼昨天特地起了个大早只为第一个给自己庆生的妹妹,里斯检查了一下床头的闹钟有在正常运作后便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夏季的骤雨让火灾的发生率大大降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也大抵会在体能训练和检查设备中度过。里斯在更衣室和出叶轻快地说出自己的想法,那个有点沉默的青年保持着衣服套了一半的姿势想了一会,有些泄气地嘟囔了一句“马蜂。。。”。

里斯这才想起来昨天接到几起关于马蜂窝的电话,但是由于当时时间太晚,于是安排在今天进行。“哈哈,出叶你还是那么讨厌马蜂啊。”

“以前被蛰到过,很疼的。”出叶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一样皱了皱眉。

“哈哈那还真是不走运呢!超强的大爷我可是从来没有被蛰过哦!”迪诺在他们谈话的时候也进到了更衣室,不过他的到来让出叶眉头褶皱变得更深了。

果不其然早上的第一轮体能训练结束后,摘马蜂窝的任务就落到了他们队的头上,出叶虽然不太高兴的样子,但是还是乖乖跟着迪诺出发了。需要摘除的马蜂窝并不多,距离也不太远,总得来说是一个蛮轻松的任务,比起米利安队长的魔鬼训练而言简直轻松愉快。在他们看到第二个马蜂窝之前,里斯一直这么认为。

半径快30厘米的马蜂窝,让人不禁怀疑它是怎么悬吊在雨棚下面细细的不锈钢框上的,迪诺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手中的麻袋,里面装着的脑袋大的马蜂窝和这个相比简直不值一提。女主人害怕地和他们讲着发现这个马蜂窝时的情景,其中一次也没敢看向窗外的马蜂窝,哪怕玻璃窗闭得紧紧的。出叶的脸色不比女主人好多少,他默默地把手上一直拿着的防蜂服递给里斯,然后就站到迪诺的身后去了。

里斯认命地接过来套上,让躲到女主人到安全的后方后便打开了窗,马蜂的数量比想象得要多,而且这么大的马蜂窝,估计光靠烟熏是没办法熏晕所有的马蜂的,里斯退了回来,小心地关上玻璃窗。

“太大了,只能烧。我们没带工具,大概得回去一趟。”里斯和女主人柔声解释道。

“额,我们家有料理用的瓦斯喷灯,可以吗?”

迪诺试了试女主人手中瓦斯喷灯,“这很像激光枪。”迪诺这么说着对着出叶biubiu了起来。里斯一把抢过瓦斯喷灯,虽然没有打开,但是对着人很危险。迪诺在里斯责备的目光注视下乖乖道歉。(然后被站到里斯身后的出叶用手指枪biubiu了。)

“我上了。”里斯咽了一口口水,把窗户拉开一条缝。原谅我,小马蜂。里斯心里默念了一句,然后快手快脚地点燃了巨大的马蜂窝。火光刺痛了他的眼皮,不一会就渐渐熄灭,里斯穿着闷热的防蜂服,却觉得背脊冰凉。

“呼,刚刚那个烧得可真猛。”回去的路上迪诺提着装着马蜂窝的袋子寻找着话题,但是出叶和里斯都没有理他。

要不要和希拉说今天的事呢?里斯在快下班的最后检查中走着神,那个马蜂窝无疑是他见过的最大的马蜂窝,希拉里听了也会很吃惊吧,但是她要是问之后怎么样了,他就只能老实的回答,他烧毁了马蜂们的家。

还是不要说了吧,他叹了口气。

 

警铃忽然响起,就像之前的每一次那样突兀。尖锐的声音敲散里斯无聊的自我烦恼。

大家迅速地上了车,像之前的每一次那样,每个人都面色凝重,就连一向带着轻浮表情的雨果和迪诺如今也严肃认真。

“这次是哪里?”

“西街的别墅区,有人员被困。”米利安双手抱胸。

之后再没人发问,只有消防车的鸣叫回荡在沉默的车厢里。

里斯并未被编排进第一批进入火场的人员名单中,而是作为轮班人员在燃烧的建筑物外待机,罗索熟练的调整着车上的各类仪表,让米利安手中的水枪发挥出最大的实力,这两个人配合默契,完全不需要里斯插手,他现在的任务是保持体力,以随时接替从火场中下来的同伴。

腿上防护服上的反光条在不远处火光的映照下闪着明明晃晃的光,里斯紧张地盯着同伴们冲进去的入口,15分钟后,他就将从那里进入火场,接替筋疲力尽的同伴,如果那个入口没有被烧塌的话。

忽然两个小小的身影闯入里斯的视野。里斯没有多想便赶紧冲上去将两个孩子抱离了还在燃烧的建筑物。心中咒骂起负责周围警戒防止群众靠近的同事不靠谱的行为。

“快回去!这里很危险!”

“可是爸爸和妈妈还在里面!”

和记忆中一样的对话,然而现在的他处在了不同的角色。里斯这才看清他抱出来的两个孩子稚嫩的小脸。大概是一对兄妹,跟他和希拉里一样,并不高大的哥哥将妹妹护在了身后,哪怕自己也怕得发抖。

简直是命运给他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

“大哥哥,求求你救救妈妈他们好吗?”幼小的女孩紧紧抓住了自己兄长的手臂。

不,里斯甩了甩头,将苦涩的回忆挥去,这两个孩子和他们是不同的,他们的父母还没有死去。“我会将你们的父母救出来的,所以到安全的地方去好吗?”

里斯套上防护服的时候,清楚地知道他干了件傻事,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将他们交给医疗班的同事,然后听从指挥原地待命。但是一种无形的情感推动着他,让他分不清他到底想要拯救什么,正如他刚刚说了一句谎言,但却不清楚是对谁。

里斯·拉法基冲进了正在燃烧的房子中。名叫格雷高尔的少年比当时的自己还要年少,却清晰地给描述了家里各房间的位置,这个时间,他们的母亲应该在厨房里,而父亲则在书房。

书房的方向就是烧得最厉害的地方,里斯没有告诉那对兄妹,但是格雷却似乎有所察觉,因为他最后对里斯说:“请救救母亲。”

于是里斯想办法向厨房的方向走去,火焰的把墙纸烧得卷起来,木板燃烧的温度透过隔离层一点一点渗进来,如果不是带着呼吸瓶,里斯觉得他很快就会死于窒息。

可是他最终没有找到他们的母亲,确切的说,他希望他没有找到,一具尸体被整个掉落的壁橱压在了下面,血曾经从开始燃烧的橱柜下蔓延开,但是现在它只是和火的痕迹一起变成了地上难以分辨的黑污。尸体面容被杀害她的凶器所掩盖,暴露在外的腿已经开始焦黑,生前穿的衣物黏在一起。难以修复的尸体,里斯麻木地想着,那两个孩子将看着母亲的空棺被埋入泥土,没有眼睛上的两个银币,没有额上的一页圣经,只有黑棺上的白玫瑰,被盖上黑色的泥土。就跟他的母亲一样。

他不知道他头盔下的脸上是什么表情。

从里面出来的时候,火势已经被控制住了,摧毁了一个家庭的业火逐渐收起它恐怖的獠牙,只是安稳的消化它刚刚吃进腹中的那位母亲。

他不知道他该不该去寻找那对兄妹,告诉他们母亲已经死去的事实。或许他应该去,告诉他们他们失去了家人,但是他们还有彼此,他们终将相互扶持,走出这片阴影,或许他该说出他的故事,将妹妹介绍给这对同样被悲惨的命运玩弄的兄妹,或许...

他并未在他们约定的地点找到他们,那两个孩子坐在一辆救护车的后面,他们看到他,飞快地向他跑来,里斯动了动嘴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倒是幼小的女孩子先开了口:“大哥哥!爸爸他被救出来了!”少女指着不远处的道路,那里不久之前一定开走过一辆救护车。

“妈妈呢?妈妈是不是也得救了?”

里斯不敢看向少女天真的眼睛,“对不起,”他瓮动双唇,“我没有找到你们的妈妈,她可能被我的队友救走了。”就像你们的爸爸一样。他补充到,在他落荒而逃之前。

处理完后续的事,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里。虽然已经很晚了,但是希拉里却等着他一起吃晚饭。他在饭桌上对希拉里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从巨大的马蜂窝到身体的检查。

“他们的父亲得救了,真是太好了。”最后他总结似的说到,声音里是难以遮掩的羡慕。昨夜还那么甜美的蛋糕在口中泛起苦涩。

如果能再许一次愿望的话,里斯盯着蛋糕上蜡烛留下的深坑,让希拉里和大家都平安无事就好。

-END-

 

 

 



[UL|柯沃]Foster

01

 

Prime one的高级干部每人的私宅都会有一个隐藏房间。

 

有的人在这个房间里收藏物品,有的人拿它来滥用私行,大部分人都用它圈养性|奴。

 

虽然对柯布而言,那个房间只是一个安静的睡午觉的地方。

 

仅在今天之前。

 

柯布让部下拿了个结实的手铐,将一端扣在了床脚上,而另外一端,则正一点一点地咬紧少年细嫩的手腕。在少年恐惧和愤怒的注视下,柯布狠狠地加重手上的力道,直到下一次偏齿卡进凹槽的“咔哒”声响起,少年眼中的色彩被痛苦所替代。

 

“痛就叫出来啊,小鬼。”柯布愉悦地踢了被拷住的猎物两脚,却没有听到比痛苦的闷哼更大的声响,不过严格来讲,他也没有期待听到。

 

没有比把耐|操的猎物玩坏更好的娱乐了。柯布嘴角上翘着向手下交代完事务,在手下惊慌的目光中,坐进开往总部的车里。

 

“怪物”的威胁已经消失了。尽管他在报告中隐瞒了一些事情,但这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结果,不是吗?Prime one的首领没有对柯布的报告多说什么,只是在他离开的时候像是忽然想起般问了一句:“柯布啊,你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啊啊,抓到了一只可爱的小猫咪。”

 

“哈哈哈,那真是恭喜你了,”有些上了年纪的首领笑出了眼角的皱纹,“只是要小心,不要被猫咪的利爪给挠到了唷。”

 

“......谨记于心。”

 

刚踏出总部的大门,终端便收到他出发前交代手下去调查的“猎物”的报告,柯布在回程的车里翻阅着,嘴角的弧度慢慢变大。

 

啊啊,真是越来越期待了呢。柯布轻轻按住嘴角防止自己大笑出声。我该怎么玩坏你呢,沃兰德?

 

   Alpha贵族里唯一的Omega小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