てのこ

不是手指甲是手残

酒鬼(闪闪鬼父梗,慎)

(里面有大量奇妙的迪斯尼梗(高三精神病产物(目前还没有肉


设定是狗狗和艾伯都是孤儿,被闪闪和伯恩收为养子


[苦艾酒别称是绿仙子,酒精浓度很高(貌似)要淋冰水和方糖(那个特制勺很帅)饮用。]

————————————————————————


chapter one


酒是使人发狂的毒药。它能将天使变为恶魔。


弗雷特里西现在柔软的沙发里,偏着头。过多的绿仙子让他的大脑像灌了铅一般沉重,脖颈处却又如同脑袋被砍掉般轻松。


唯一开着的日光灯似乎快要停止工作,忽明忽暗的白色光线让浸满茴香气味的神志开始飘忽不定,弗雷的视野里洋洋洒洒地下起绿仙子金色的磷粉,让他相信,他在飞翔。


破坏了这个美妙幻境的是钥匙和门锁间的窃窃私语,用的是他所无法理解的语言。坐在细长玻璃瓶上的仙女却似乎一清二楚,因为她笑得前俯后仰,几乎要从瓶口跌进所剩无几的翠绿液体中。


『白痴,才不会呢啊哈哈哈,因为我会飞嘛哈哈哈哈』小仙女咧到两只耳后的笑容突然出现在眼前,过分夸张的弧度让弗雷特西里一阵阵地反胃,喉咙却像被仙女的仙尘堵住了,什么也吐不出来。


餐桌上的茶壶太太尖叫一声被什么人提起,引起弗雷左耳尖锐的共鸣,其他的一切声响都被耳鸣盖过,唯有茶壶太太的血液被吞咽的响动,和小仙女不曾停歇的笑声,在右耳里无限放大。


『啊哈哈哈哈,来了来了,坏·孩·子』


“坏孩子艾伊查库。”


金发的少年在经过沙发时被突然到来的叫唤吓得向后跳了半步,将原本那在手上的东西本能的藏在了身后。


“里、里面太黑了,我刚刚都没有注意到你在。”少年做贼心虚地抓了抓头发,一边扯着话头一边偷瞄监护人的表情。


弗雷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但却让艾伊背脊一阵发凉。或许是因为弗雷特西里先生歪着头的关系吧,他想。


弗雷并没有接下艾伊的话头。艾伊查库局促地眨眨眼,开始犹豫是不是该坦白。


“你、您为什么不开灯呢?”


弗雷特西里依旧保持着不变的笑容,头上许久不亮的日光灯似乎终于歇够了,又开始忽明忽暗。弗雷脸上的阴影随着光线而改变位置,将不变的笑容调整得扭曲不堪。


“抱歉,我不该回来那么晚啦,”久久得不到回答的艾伊查库决定全盘托出,“我跑到镇上的书店去给艾伯买生日礼物了啦。”说着,将藏着身后的精装书拿了出来,“但是,要保密哦!在艾伯生日前绝对不能被他发现的......啊!”


手上的书被粗暴的抢走。艾伊一开始以为弗雷把送给艾伯的诗集当作小说一类,便自信满满地任弗雷抢去翻阅。


『啊哈哈哈呼呼呼w』


小仙女渐渐收敛了狂笑,只是抿嘴微笑,像个英国淑女。小小的带着翅膀的淑女轻启双唇,牛津腔的英语带着夜莺般玩转的调子念诵着莎翁的十四行诗。手中诗集上被小仙女念过的诗句开始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变成黑色的爬虫,在淡黄的木浆纸上蠕动。


真恶心。弗雷特里西这么想着,扯下满是爬虫的第一页诗。黑色的液体自裂缝中流出,书剧烈的颤抖着,深灰色的藤蔓不知是从哪里长出,想要帮助血红色封皮的书逃脱,却被弗雷一把扯下掷向墙壁。


绿仙子开始绕着绿仙子的空瓶飞行,一圈又一圈,越来越快,正如她越来越快地念着诗句,原本悦耳的声音被压缩得越来越尖锐,最终变成一串狂笑。


『啊哈哈哈哈哈———』


弗雷飞快地扯下书页,却无法赶上仙女念诗的速度,爬虫越来越多,几乎要溢出纸面爬上他的手腕。刚刚被甩出的藤蔓也爬回了他的脚边,变成黑色的枝条织开一张大网将他罩住,他虽然拳打脚踢奋力挣扎,却还是被驱逐到第二颗星星以外的漆黑天空。


「违反规则长大的孩子,彼得潘只能thin them out」


—————————————————————————


闪闪视角就到此为止。接下来闪闪就已经木有理智了。


所以大家不要喝酒啊!(你


评论(6)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