てのこ

不是手指甲是手残

[UL|里斯]莹莹火光

前辈的生日企划,各个世界线上不同职业不同身份的里斯前辈!

这里是文组【消防员】~

企划地址:http://nyakomiaozi.wix.com/rieszbirthday2016

【粮超好吃!!!!】

前辈生日快乐!!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咯!

====================================

  莹莹火光

 

微弱的火光在细细的蜡烛上轻轻跳动,一副随时就会熄灭的无害的模样。

“老哥你愿望还没许完啊,我都想吃蛋糕了。”希拉里不耐烦地咬起了吃蛋糕用的叉子。

“啊抱歉,刚刚走神了一下下,现在立刻许愿哦。”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向天上的父母,和不知是否存在的神灵,许下今年的愿望。

希望今年也能平安度过。

要是当时,我许的也是这个愿望就好了呢。每年的这个时候,里斯都会不禁这样想。虽然里斯清楚地记得那起火灾的起因,但是仍控制不住地反复做着生日蜡烛点燃那个家的噩梦。
失去父母的确寂寞而悲伤,但是里斯对现在的生活没有丝毫的怨言。只要大家都平安无事就好了,祈祷着妹妹和同事们都能健康快乐,里斯吹灭了蜡烛。希拉里喉中发出一声快乐的欢呼,跑去打开了日光灯。
和妹妹一起享用的蛋糕十分的美味,但是7寸的蛋糕对两个人来说未免也太多了,剩下的大半个蛋糕被放进了冰箱里当作这几天的点心。
“不带一点到学校去吗?”里斯熟练地将刚刚炸好的肉丸放进希拉的便当盒里。
“不了,好麻烦。”吃完早饭的希拉里将餐盘放进水槽,又晃到哥哥身边从滤油纸上捏起一个丸子,“好烫!”她左右手交替着接住滚烫的丸子,在兄长无可奈何的宠溺眼神中将好不容易变凉了一点的丸子塞进嘴里。
“小心里面烫哦。”
被里斯抓着手塞到冰凉的水流下时希拉微微咬开了炸丸子酥脆的外皮。是有点烫,希拉呼出一口热气,但是很好吃。她忍不住向另一个肉丸伸出了手,却被里斯残忍的打掉。

“不行,”里斯坚定的表情被妹妹时不时瞧一眼肉丸的馋猫样所软化,“不过我可以往你明天的便当里再加一个。”

“耶——”

 

第二天的里斯起得和昨天一样早,但是希拉里就和前天或是更前一天一样还沉浸在不知名的梦里,看了一眼昨天特地起了个大早只为第一个给自己庆生的妹妹,里斯检查了一下床头的闹钟有在正常运作后便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夏季的骤雨让火灾的发生率大大降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也大抵会在体能训练和检查设备中度过。里斯在更衣室和出叶轻快地说出自己的想法,那个有点沉默的青年保持着衣服套了一半的姿势想了一会,有些泄气地嘟囔了一句“马蜂。。。”。

里斯这才想起来昨天接到几起关于马蜂窝的电话,但是由于当时时间太晚,于是安排在今天进行。“哈哈,出叶你还是那么讨厌马蜂啊。”

“以前被蛰到过,很疼的。”出叶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一样皱了皱眉。

“哈哈那还真是不走运呢!超强的大爷我可是从来没有被蛰过哦!”迪诺在他们谈话的时候也进到了更衣室,不过他的到来让出叶眉头褶皱变得更深了。

果不其然早上的第一轮体能训练结束后,摘马蜂窝的任务就落到了他们队的头上,出叶虽然不太高兴的样子,但是还是乖乖跟着迪诺出发了。需要摘除的马蜂窝并不多,距离也不太远,总得来说是一个蛮轻松的任务,比起米利安队长的魔鬼训练而言简直轻松愉快。在他们看到第二个马蜂窝之前,里斯一直这么认为。

半径快30厘米的马蜂窝,让人不禁怀疑它是怎么悬吊在雨棚下面细细的不锈钢框上的,迪诺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手中的麻袋,里面装着的脑袋大的马蜂窝和这个相比简直不值一提。女主人害怕地和他们讲着发现这个马蜂窝时的情景,其中一次也没敢看向窗外的马蜂窝,哪怕玻璃窗闭得紧紧的。出叶的脸色不比女主人好多少,他默默地把手上一直拿着的防蜂服递给里斯,然后就站到迪诺的身后去了。

里斯认命地接过来套上,让躲到女主人到安全的后方后便打开了窗,马蜂的数量比想象得要多,而且这么大的马蜂窝,估计光靠烟熏是没办法熏晕所有的马蜂的,里斯退了回来,小心地关上玻璃窗。

“太大了,只能烧。我们没带工具,大概得回去一趟。”里斯和女主人柔声解释道。

“额,我们家有料理用的瓦斯喷灯,可以吗?”

迪诺试了试女主人手中瓦斯喷灯,“这很像激光枪。”迪诺这么说着对着出叶biubiu了起来。里斯一把抢过瓦斯喷灯,虽然没有打开,但是对着人很危险。迪诺在里斯责备的目光注视下乖乖道歉。(然后被站到里斯身后的出叶用手指枪biubiu了。)

“我上了。”里斯咽了一口口水,把窗户拉开一条缝。原谅我,小马蜂。里斯心里默念了一句,然后快手快脚地点燃了巨大的马蜂窝。火光刺痛了他的眼皮,不一会就渐渐熄灭,里斯穿着闷热的防蜂服,却觉得背脊冰凉。

“呼,刚刚那个烧得可真猛。”回去的路上迪诺提着装着马蜂窝的袋子寻找着话题,但是出叶和里斯都没有理他。

要不要和希拉说今天的事呢?里斯在快下班的最后检查中走着神,那个马蜂窝无疑是他见过的最大的马蜂窝,希拉里听了也会很吃惊吧,但是她要是问之后怎么样了,他就只能老实的回答,他烧毁了马蜂们的家。

还是不要说了吧,他叹了口气。

 

警铃忽然响起,就像之前的每一次那样突兀。尖锐的声音敲散里斯无聊的自我烦恼。

大家迅速地上了车,像之前的每一次那样,每个人都面色凝重,就连一向带着轻浮表情的雨果和迪诺如今也严肃认真。

“这次是哪里?”

“西街的别墅区,有人员被困。”米利安双手抱胸。

之后再没人发问,只有消防车的鸣叫回荡在沉默的车厢里。

里斯并未被编排进第一批进入火场的人员名单中,而是作为轮班人员在燃烧的建筑物外待机,罗索熟练的调整着车上的各类仪表,让米利安手中的水枪发挥出最大的实力,这两个人配合默契,完全不需要里斯插手,他现在的任务是保持体力,以随时接替从火场中下来的同伴。

腿上防护服上的反光条在不远处火光的映照下闪着明明晃晃的光,里斯紧张地盯着同伴们冲进去的入口,15分钟后,他就将从那里进入火场,接替筋疲力尽的同伴,如果那个入口没有被烧塌的话。

忽然两个小小的身影闯入里斯的视野。里斯没有多想便赶紧冲上去将两个孩子抱离了还在燃烧的建筑物。心中咒骂起负责周围警戒防止群众靠近的同事不靠谱的行为。

“快回去!这里很危险!”

“可是爸爸和妈妈还在里面!”

和记忆中一样的对话,然而现在的他处在了不同的角色。里斯这才看清他抱出来的两个孩子稚嫩的小脸。大概是一对兄妹,跟他和希拉里一样,并不高大的哥哥将妹妹护在了身后,哪怕自己也怕得发抖。

简直是命运给他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

“大哥哥,求求你救救妈妈他们好吗?”幼小的女孩紧紧抓住了自己兄长的手臂。

不,里斯甩了甩头,将苦涩的回忆挥去,这两个孩子和他们是不同的,他们的父母还没有死去。“我会将你们的父母救出来的,所以到安全的地方去好吗?”

里斯套上防护服的时候,清楚地知道他干了件傻事,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将他们交给医疗班的同事,然后听从指挥原地待命。但是一种无形的情感推动着他,让他分不清他到底想要拯救什么,正如他刚刚说了一句谎言,但却不清楚是对谁。

里斯·拉法基冲进了正在燃烧的房子中。名叫格雷高尔的少年比当时的自己还要年少,却清晰地给描述了家里各房间的位置,这个时间,他们的母亲应该在厨房里,而父亲则在书房。

书房的方向就是烧得最厉害的地方,里斯没有告诉那对兄妹,但是格雷却似乎有所察觉,因为他最后对里斯说:“请救救母亲。”

于是里斯想办法向厨房的方向走去,火焰的把墙纸烧得卷起来,木板燃烧的温度透过隔离层一点一点渗进来,如果不是带着呼吸瓶,里斯觉得他很快就会死于窒息。

可是他最终没有找到他们的母亲,确切的说,他希望他没有找到,一具尸体被整个掉落的壁橱压在了下面,血曾经从开始燃烧的橱柜下蔓延开,但是现在它只是和火的痕迹一起变成了地上难以分辨的黑污。尸体面容被杀害她的凶器所掩盖,暴露在外的腿已经开始焦黑,生前穿的衣物黏在一起。难以修复的尸体,里斯麻木地想着,那两个孩子将看着母亲的空棺被埋入泥土,没有眼睛上的两个银币,没有额上的一页圣经,只有黑棺上的白玫瑰,被盖上黑色的泥土。就跟他的母亲一样。

他不知道他头盔下的脸上是什么表情。

从里面出来的时候,火势已经被控制住了,摧毁了一个家庭的业火逐渐收起它恐怖的獠牙,只是安稳的消化它刚刚吃进腹中的那位母亲。

他不知道他该不该去寻找那对兄妹,告诉他们母亲已经死去的事实。或许他应该去,告诉他们他们失去了家人,但是他们还有彼此,他们终将相互扶持,走出这片阴影,或许他该说出他的故事,将妹妹介绍给这对同样被悲惨的命运玩弄的兄妹,或许...

他并未在他们约定的地点找到他们,那两个孩子坐在一辆救护车的后面,他们看到他,飞快地向他跑来,里斯动了动嘴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倒是幼小的女孩子先开了口:“大哥哥!爸爸他被救出来了!”少女指着不远处的道路,那里不久之前一定开走过一辆救护车。

“妈妈呢?妈妈是不是也得救了?”

里斯不敢看向少女天真的眼睛,“对不起,”他瓮动双唇,“我没有找到你们的妈妈,她可能被我的队友救走了。”就像你们的爸爸一样。他补充到,在他落荒而逃之前。

处理完后续的事,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里。虽然已经很晚了,但是希拉里却等着他一起吃晚饭。他在饭桌上对希拉里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从巨大的马蜂窝到身体的检查。

“他们的父亲得救了,真是太好了。”最后他总结似的说到,声音里是难以遮掩的羡慕。昨夜还那么甜美的蛋糕在口中泛起苦涩。

如果能再许一次愿望的话,里斯盯着蛋糕上蜡烛留下的深坑,让希拉里和大家都平安无事就好。

-END-

 

 

 



评论

热度(1)